第二百二十九章 迎戰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逆水行周第九卷 時乘六龍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迎戰
(小說屋 www.09806671.com)    鴨綠水畔,數條鐵索橫跨河面,其東西兩端均有堡寨,又有大量青壯在東西兩岸下水,在冰涼刺骨的水中打木樁,木樁及鐵索組成的障礙,宛若一道籬笆,將鴨綠水航道鎖住。

    此時雖已如春,但天氣依舊寒冷,開始融化的冰雪,使得河水比起冬天還要冰涼,下水的青壯們在齊腰深的水中打木樁,一個個凍得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鴨綠水的水位不淺,即便是冬春之際水位較低時,河中心的深度依舊可以讓人沒頂,也就只有一些淺灘河段,才能勉強實現打木樁封鎖航道的效果,這處河段,就是其一。

    人在寒冷的天氣下水,很容易凍死或者凍傷,上岸后若得不到必要的照顧,還會染上風寒,若無必要沒人愿意在這種時候下水,但很多時候,大家是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下水可能會死或者只剩半條命,但不服從官軍的調遣,那是馬上會死,整條命都沒了。

    該怎么選,傻瓜都知道。

    只有身強體壯的人,才能在這時候下水,在冰涼刺骨的水中熬上一段時間,至于其他人,則要在岸上服勞役,擔土挑石修建各種防御設施。

    上游,許多滿載石塊的木船向著這處河段駛來,船上士兵操縱著船只靠向木樁,然后打開船底木塞,讓船沉入河底,倚著木樁,形成障礙。

    從數日前就開始的施工,如今有了成果,隨著沉入河底的船只越來越多,這處河段上,一道堰壩初具雛形。

    開春,周國“髡軍”又要入寇,據說周國此次還大張旗鼓發放什么檄文,聲言要將撮爾小國(高句麗)踏平,于是鴨綠水沿岸的高句麗駐軍,立刻開始布防,準備迎戰。

    周國的“髡軍”連年入寇,每次都是乘大海船浮海而來,直接經由鴨綠水入海口逆流而上,對上游鴨綠水沿岸地區進行襲擾,所以,高句麗軍民知道今年必不例外。

    為此,鴨綠水沿岸高句麗軍隊,總結了歷年抵抗髡軍入寇的經驗及教訓,加強河防,在淺灘河段直接修筑溢流堰,形成一道道障礙,阻止敵人戰船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光靠在河里打木樁、拉鐵索,當然擋不住敵軍戰船,這是血淋淋的教訓,所以,只有在河里筑起宛若石墻的溢流堰,在航道上形成一道“門檻”,使得吃水較深的大船無法通過。

    再于兩岸設營寨駐守,盡可能抵擋敵軍,通過節節抵抗的方式,和對方耗時間,一直耗到冬天,迫使對方撤軍。

    這對于高句麗軍民來說,是無奈但有效的防御方式,而夏秋之際河水暴漲,所以溢流堰的高度還得增加,屆時在敵軍的威脅下,官軍未必有辦法集結百姓施工,所以只能趁著現在敵人未到,抓緊時間趕工。

    東岸營寨,守將看著河中的忙碌景象,看著那些在寒風中下水打樁、瑟瑟發抖的青壯,沒有任何憐憫之色。

    為了趕工,就只能驅使百姓下水,毫無疑問,這樣會讓很多人凍死或者凍傷,但不這樣做,待敵軍來襲,突破河防,百姓一樣會被擄走,對于官府來說,這些被擄走的人和死沒區別。

    所以無所謂勞民傷財。

    官軍和百姓,權衡利弊,當然是選前者,對于將領們來說,平民甚至賤民,總是要為官軍犧牲的。

    有軍隊在,就有地盤,就能聚攏流民定居,供養軍隊;可若只要百姓而沒有軍隊,那就是待宰的羔羊,孰輕孰重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守將正思索間,忽見下游方向冒起黑煙,那是下游烽燧在接力示警,預示著敵軍來襲。

    號角聲起,所有人都向著營寨跑去,準備迎戰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機器的轟鳴聲中,一支由火輪船組成的船隊正逆流而上,船只煙囪里冒出滾滾濃煙,仿佛烽煙一般,向前方河段東西兩岸的營寨宣告戰事來臨。

    前方河段,河面橫著幾道鐵索,而水流有些奇怪,仿佛河床上有一道堰壩,而東西兩岸的高句麗營寨,此時已經戒備森嚴,看樣子已做好了迎戰的準備。

    遠道而來的“髡軍”,也做好了進攻的準備。

    位于鴨綠水入海口處的大行城,已是周國的據點,去年運抵大行城的各種船只配件,已拼裝成火輪船,所以即便沿海港口冰封,大行城的火輪船卻不受太大影響,直接投入作戰。

    此時,這些火輪船搭載著士兵,沿著鴨綠水逆流而上,突破浮冰和重重阻礙,要為上游的高句麗軍隊帶來新春的問候。

    火輪船逆流而上,緩緩靠向東岸,為了避免擱淺,并沒有直接靠邊,士兵們攀著繩梯下水,在齊腰深的河里涉水上岸。

    寒風吹拂,半身濕漉漉的士兵,在這種情況下感覺自然不妙,但下船前痛飲的好酒,讓士兵們只覺渾身發熱,率先上岸的他們,很快手持長矛、弓弩背靠河岸結陣,防備敵軍騎兵突擊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高句麗騎兵很快出擊,足有數百騎之多,在野地里排開隊形,試圖將登陸的“髡軍”擊潰。

    此刻,一艘火輪船前出,沿著河道緩緩駛向上游,正好處于岸上己方小陣和敵軍騎兵之間。

    高句麗的兵馬,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怪的船只,雖然心中驚疑不定,卻因為船只離岸尚遠,故而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他們覺得以這個距離,船上的髡軍即便放箭,殺傷力也有限,而要想投擲轟天雷,恐怕都扔不到岸上。

    所以,出擊的騎兵要給予登岸的髡軍以迎頭重擊,即便最后無法阻擋對方登岸,但首戰勝利,會振奮己方的軍心。

    步、騎之間的距離在拉近,即將開始進行騎射襲擾的高句麗騎兵,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岸上的敵軍步陣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雷鳴聲起,靠近岸邊的那艘火輪船,其右舷搭載的數門火炮噴射出火光,把大量散彈傾瀉到岸上,將高句麗騎兵籠罩在內。

    金屬彈丸在騎兵群中激起腥風血雨,身披鐵甲的騎兵,在不斷綻放的血花之中身體瞬間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一輪散彈齊射,高句麗騎兵損失不到三成,但這突如其來的迎頭重擊,打得騎兵們陣型大亂,瞬間崩潰。

    這是周軍“珍藏多年”的火炮,第一次在漢四郡故地咆哮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09806671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逆水行周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逆水行周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逆水行周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青海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