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一度很尷尬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凰權嬌寵:夫君是個公老虎! 第28章 一度很尷尬
(小說屋 www.09806671.com)    郁棠迷蒙地睜開眼睛,瞪著頭頂陌生的石洞,身下堅硬的石床,直接懵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記得陪爹爹吃午飯的時候,突然犯困,就回房午睡了。

    怎么一醒過來,就什么都變了?

    還有,這里是哪里?

    這時,他忽然發現到自己身上,穿著非常不良家子的暴露衣服,嚇的地猛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接著他就看到,兩步之外的地方,有一大一小兩個生物,正雙雙回頭,直勾勾地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一瞬間的,空氣停滯了,像被按了暫停鍵。

    一秒。

    兩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數秒過去了,雙方依舊像雕塑一樣,一動不動地看著對方。

    場面一度是十分尷尬的。

    這不禁讓許知之想起前世很喜歡的一首歌:最怕空氣突然安靜……

    好形象哦。

    不過,她們也不能光在這里干瞪眼啊。

    許知之干咳一聲,盡量很一本正經地打招呼,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郁棠倏地反應過來,死死攥緊身上少的可憐的布料,結結巴巴地叫道:“許……許知之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許知之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郁棠低頭捂住胸口,喉嚨發緊,強迫自己鎮定。

    只是他有再多的問題想問,可面對現在如此尷尬難堪的處境,他一個未嫁子還是很難以啟齒的。

    相比較他的不安和緊張,許知之就淡定從容的多了。

    她眉頭也不皺一下,轉過身,繼續專注于自己的打坐修煉。

    嘴上不忘回道:“我沒碰過你。”

    郁棠睫毛微顫,“我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許知之搖頭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郁棠不安地四周張望,“那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許知之繼續佛系解答,“這里是后山的懸崖下,我們現在被困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倆……”

    許知之微嘆了口氣,轉過頭看他,“我是被侍劍打落下來的,我來之前,你已經昏睡在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郁棠接觸到她的視線,像被火燙了一樣,忙低頭避開她的視線。

    事情這樣說起來,前因后果也很一目了然了。

    想到某些可能,他緊抿著唇不說話。

    身影孤傲又脆弱。

    看的許知之有點不自在,她沉默了下,用溫和的嗓音問他,“還有什么想問的嗎?”

    聽她這么問,郁棠咬咬牙,帶著鼻音小聲地說:“衣…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許知之一聽,瞬間懂了,粗糙的神經也終于動了動。

    這深冬冷夜,老當家他們把郁棠剝光扔在石洞里,就為了把兒子嫁給自己?

    這是親爹嗎?

    許知之起身,西周搜尋了下,無果,她低頭看了自己身上的外長袍,蹙眉糾結了下,還是動手開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脫衣服干什么?”郁棠雙目驟然瞪大。

    身體不住地后退,忽然一下子坐空,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空氣中甚至聽到了骨頭移位的咔嚓聲。

    許知之聽著都替他疼。

    她解衣服的手頓住,打算走過去查看下他的情況,只是剛抬腳,就被他惱怒的聲音呵住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許知之你給我停下,你不許過來!”郁棠驚懼著橫眉怒斥她。

    聲音頗為凄厲。

    還有那驚恐的眼神,活像她是個采花竊草的登徒子,這把他嚇得連連后移,連身上的傷都顧不上了。

    許知之抽搐著嘴角,再次日常懷疑下自己的性別。小說屋 www.09806671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凰權嬌寵:夫君是個公老虎!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凰權嬌寵:夫君是個公老虎!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凰權嬌寵:夫君是個公老虎!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青海11选五